澜澜要过雅思

【巍澜】水果味的棒棒糖,悠冷的香气和你的眼神

水果味的棒棒糖,悠冷的香气和你的眼神

借梗警告:这个梗借用于DOCTOR WHO S6最后一集,侵删。
人物设定沿用书版,剧情沿用剧版,逻辑OOC,请原谅


赵云澜最近得了一种怪病。
无论何时何地,他总会感觉到冷意,不是零下几十度的那种体感寒冷,也不是午夜凶铃般的背后一凉,他只是觉得自己仿佛一栋四处漏风的破房子,风从看得见看不见的缝隙里呼呼的吹,缺的那部分堵不上也修不好。
他做了全身检查,也咨询了龙城大大小小一圈的心理医生,没有人知道病因。最后的最后,一位年资深厚的医生透过啤酒瓶底儿一样厚的镜片注视着他,叹息,“赵先生,我想是不是你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赵云澜从接管特调处起,就在万年老猫大庆的调教下,极为重视自己的记忆梳理,他自问上天入地,大概是没有人魔鬼怪可以天衣无缝地改动他的记忆,因此自是按照惯例把医生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在意识到这件事短时间内大概是解决不好之后,乐天派的赵大爷索性就把治病从自己鬼画符一样的日程表里从紧急改到后面待办,并且自暴自弃地安慰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照这么冷下去,以后就不用空调了也可练成一身冰肌玉骨,继续在风月场上纵横。想着想着,他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塞进了嘴里,习惯性地咂巴咂巴,准备去特调处继续摸鱼,殴打林静和围观殴打林静。

特调处众人也在深陷于苦恼之中。
他们并不知道赵云澜的“怪病”,赵大处长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是一贯养成了流血不流泪的习惯,让属下看见他的软弱更加不在他人生的词典里面。妖魔鬼怪加和尚灯芯们苦恼的是赵云澜可以说是一瞬间的改头换面。
自打圣器一战,斩魂使大人以身殉了大封换来了轮回重建之后,他们的赵大老爷鬼见愁就仿佛换个一个人。烟不抽了,改成了吃棒棒糖,还必须水果味儿的;酒席虽然也照去,但是以胃病为由再也不喝酒了;原来的狗都不待的窝现在干净整洁的仿佛样板房;最最最令大庆难以接受的是,赵云澜竟然在自己做饭!
大·特调处第一瓜田·庆是这样转述的,“我那天放心不下大战之后刚刚出院的老赵,就去了他家。我一进去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那叫一个干净整洁,地板滑的险些闪了我一万多年的老腰。这还没完,你们猜我接下来看见了什么?赵云澜竟然自己在做饭!在熬粥!”
妖魔鬼怪们纷纷表示不信,在大庆以三年小鱼干作为担保之后,他们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并提出了n种可能性,以及驳回上述n种可能性。
赵云澜走进特调处的那一瞬间,看见的就是上述热烈的场景。

祝红作为蛇,听力出众,她首先发现了悄无声息的宛如汪徵二号的赵云澜,并咳咳两声提醒众人。可惜还是晚了,于是这一场热烈的讨论以全体扣奖金而告终。
赵云澜能怎么办,赵云澜也很苦恼。并不是他赵大浪子忽然发现自己到了岁数需要养生,而是每当自己一旦实践上述行为的时候,病情就会更加严重。平常的时候,也就是心里空落落的罢了,一旦自己开始抽烟,喝酒的时候,周身就仿佛刮起了大风。更为惨重的是自己搭讪小姑娘的时候,心里简直了就如同到了北极一样的冷,并且疼;更加奇诡的是,自己原本拿来戒烟用的水果味棒棒糖竟然可以缓解病情,无计可施的赵处长索性就开始常备棒棒糖,慢慢的,烟也就戒了。至于打扫卫生和熬粥,赵云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这个病可能是看不惯他的生活习惯吧,他一看见自己乱糟糟的狗窝心里更难受了,何以解忧,唯有认命地开始干活。
在处罚恐吓了一干下属之后,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下,大封重建之后的特调处忙了一阵子
,但是秩序重新建立之后反而更加清闲了,无事可做连报销单都不用填的赵处长摸出了自己脖子上挂的珠子。这颗珠子是大战之后忽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赵云澜觉得可能是谁的遗物一类,出于纪念的心理,他一直带在身上,但是今天才有功夫细细端详。
这颗珠子的材质看起来非常特殊,恍若有光源在里面,但是摸起来却是冷冷的,也有一股冷冷的清香。赵云澜心中一动,拿起来闻了一闻。
这是一股熟悉的味道。赵云澜眼前突然闪过一双眼睛,那是一双非常美的眼睛,大而有神,眼睛直视着赵云澜,目光里仿佛承载了千年万年的深情缱绻,赵云澜头痛欲裂,忽然眼神又变了,仍旧是一腔深情,但是眼神里多了一丝狠戾和痛苦。赵云澜觉得自己认识这双眼睛的主人,这个人就是他内心缺失的那部分,但是他又确确实实的检查过自己的人生。他早就查问过自己的下属们,甚至动用了关系,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那是何等的力量,会将自己的心尖子抹杀的干干净净,连自己身边的人,连资料库里都没有记忆和记载。
仿佛是察觉了赵云澜的痛苦,那颗珠子又开始释放了那股清香,赵云澜平静了下来,他把祝红叫了进来,准备让祝红回家问一问她四叔,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他忽然闻到了祝红身上的香水味,隐隐竟然和珠子散发出的有些相似。于是问题出口改成了,“祝红,你换香水了?身上什么味儿?”
祝红险些气个半死,虽然她化形为人,平时很多爱好也和人类女孩相似,但是她很少用过香水。她毕竟是条蛇,天生对味道极度敏感,香水化学合成的味道令她难以忍受。但是老赵的问题她又不能不回答,她没好气地告诉赵云澜,自己身上的香气来源于大战的那一天,斩魂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赠了她大神木的树枝,在那一天救了她一命。从此之后,祝红就把小树枝贴身保管,香气也是从此而来。


斩魂使,斩魂使,赵云澜在细细琢磨。
赵云澜作为特调处处长,镇魂令主,和斩魂使打得交道并不算少。斩魂使前一阵以身殉大封换来三界安定,赵云澜不是不敬佩的,但是不知为何,自己这个半拉子故交竟然在最近丝毫没有主动想起过他。
自己的怪病也是在斩魂使大人身殉大封之后开始的,又有相同的香气,和自己最近的记忆怪异,令赵云澜不得不多想。于是他起身走进了阅读室,准备开始查阅关于斩魂使的资料,桑赞为他找了厚厚一摞的古籍,赵云澜飞速翻阅着,这时候,一个词映入了他的眼帘,他内心一动,那个词是,“昆仑”
关于自己和昆仑的渊源,赵云澜不是不清楚,自己那个时候不知道小郭才是灯芯,还打算效仿斩魂使以身殉镇魂灯呢。最后稀里糊涂地活了下来,据破碗说估计是他被封住的昆仑的力量护住了他。但是此时此刻,这份记忆又感觉那么的不对,他重新回忆了一下自己关于昆仑的记忆。他当年是个愣头青,勘不破天道,于是四处游荡,后来终于有点开了窍,又走了女娲的老路,以身化镇魂灯,以
不对。根据自己对古代大神以身化物的德行的了解,自己的神筋呢,总不能是给谁跳皮筋玩去了吧。而镇魂使,自古相传他是一股罡风所化,但是既是如此,初审大不敬之地的斩魂使又怎能身殉大封?大封这样好殉的嘛?既然一万年前,大封是女娲死后所化,那么一万年后殉大封的,就应该是同等的力量。
那么结论就只有一个了,昆仑,也就是自己当年将神筋传承给了出身幽冥的斩魂使,所以斩魂使才能在一万年后有资格身殉大封,重建轮回。那这样问题就出来了,自己当年凭什么要把这样重要的职责交给斩魂使?赵云澜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地府问一问了。

虽然地府重建了一回,但是办事效率还是底下到令人发指。
赵云澜软硬兼施,问了半天,也就问出来斩魂使大人的府邸就在黄泉之下,判官还一脸正气地表示他们在建纪念碑一类,赵云澜耐着性子表示能不能领他看一看,凭吊一番。于是他现在就站在传说中地府的不死不生之树前,他竟然看到了自己老爹。
爹是自己的爹,但是赵云澜知道芯儿不是,他大概觉得破碗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也顾不得质问他为什么带着自己凡人老爹的身体下黄泉,开口准备询问关于斩魂使的事情,谁知道神农药钵竟然先开了口,“赵处长,你知道斩魂使的名字吗?”,赵云澜一怔,他和黑老哥打了数年交道,却是从来没问过名字,但是此时此刻一个名字就在他的嘴边,呼之欲出,却好像有什么力量阻挡着他,让他记不起来。药钵转过身注视着赵云澜,眼睛里竟然是慢慢的叹息,“赵处长,你记住,他叫,沈巍。”

破碗离开了,赵云澜瘫坐在要生不生的大神木旁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句话。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连亘不断,就像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那我就叫你沈巍,怎么样。”
“沈巍,沈、、、、、巍。”
这两个字仿佛就像是闸门的钥匙,赵云澜丢失的记忆一瞬间奔涌而出。
邓林之阴的初遇,乱的不仅仅是小鬼王一个人的心曲。
带你游遍山河,很抱歉举目尽是流离。
予你神筋,赋你神格,我只是为了让神农放过你。万年等待和使命,是我对你不起。
龙城大学再次相遇,我胃痛你接我回家,你被我识破身份,我们终于在一起。
你不让我抽烟非要给我塞棒棒糖,其实我心里想的是烟不抽就不抽,你比棒棒糖还要甜。
我因为工作和女生搭话,你吃醋又拼命忍住不说的样子真可爱,以及你在十米外散发的冷气都冻到人家姑娘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堂堂斩魂使跟个老妈子一样收拾我的家给我做饭,我还得意娶到了一个又美又贤惠的媳妇儿,可惜就是老子是下面那个,但是每次一看你那个眼神我就瞬间沦陷没法翻身。
最后的那个拥抱,你把我给你的魂火又带在了我的身上,还附上了你大半的力量来保护我。
沈巍,沈巍,小巍,媳妇儿。
不是说好的死也不撒手吗?
你这个样子,我要卖几百辈子身给你压才能还清啊。

赵云澜神思恍惚中,睡了过去。

四,这世间的终极定理,就是我们终究会重逢
赵云澜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是盘古开天地后,昆仑所化的天生神圣,昆仑君。
小时候淘的要命,后来竟然也跟女娲伏羲两口子一样,拿自己填坑。
后来被一个小鬼王算是救了,万世轮回,最后还是依旧栽在了这个货的手里,自己愣是死活也不出去
后来坑爹的大封又出事儿了,说好一起死的小鬼王大混蛋竟然临时反悔,以自己泰半力量抹杀了沈巍这个身份,又同时再次封印了昆仑的力量,希望赵云澜做个开开心心的普通人,十万大山的重担,就让别人来扛吧。

“沈巍,你真他娘的是个混蛋。”
“斩魂使那么好忘吗?老子特么天天跟心里漏风一样冻个半死,你都不让自己存在了,烟还不让我抽,酒也不让我喝,小姑娘也不让我勾搭,还想让我做个开开心心的普通人。你说你是不是个混蛋!”
赵云澜站在病床前拼命对着人拼命数落。一周之前,破碗不知为何良心发现,提点了赵云澜,赵云澜以凡人之躯冲破了斩魂使的记忆禁锢,本来这也就是能让他记忆和力量回来而已。但是好巧不巧,祝红实在受不了赵云澜为了那股香气跟狗一样黏在她身边的样子,把大神木树枝给了他,本来鬼王以身殉道,就应该生出三魂七魄,但是奈何缺少了沟通的渠道,只好困在了镇魂灯中。赵云澜那天在大神木旁边睡了过去,身上的树枝就趁机在原来的地方生根发芽,将轮回沟通到了大不敬之地,沈巍也从镇魂灯中被召唤出来。再又习惯性地和赵云澜说了对不起之后,晕在了他怀里,然后整整睡了一周。
赵云澜真的又是生气又是心疼,醒了之后本来想冷暴力耍一耍脾气,但是一看见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败退了,开始拼命数落。本来沈巍还低头做抱歉状,谁知赵云澜说顺了嘴,“勾搭小姑娘”一出来,沈某人柔弱的眼神瞬间犀利,还在得理不饶人的小澜孩忽然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旁边是眼神幽深的大灰狼。
大灰狼微微一笑,“云澜,是不是需要探讨一下勾搭小姑娘的事情?”

FIN








评论

热度(21)